無錫好久代駕服務有限公司-電話:0510-7790356首頁 | 聯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
無錫好久代駕服務有限公司

代駕業務

聯系方式

聯系人:金先生
電話:0510-7790356
傳真:0510-7790356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當前位置:首頁 >> 新聞中心 >> 正文

競爭無序亂象多 酒后代駕如何擺脫“成長煩惱”

編輯:無錫好久代駕服務有限公司   時間:2013/05/07   字號:
摘要:競爭無序亂象多 酒后代駕如何擺脫“成長煩惱”
競爭無序亂象多
近日,家住合肥佳境楓情苑小區的宋先生到車位取車時,發現車窗上夾了張推廣酒后代駕業務的廣告名片。 “經常收到這類小廣告,一次還在網站上查詢到100多條酒后代駕服務信息,汽修店、汽車租賃公司、出租車司機和許多駕駛員都在做酒后代駕,也不知道可不可靠。 ”宋先生說。
宋先生的擔心并非多余,記者調查發現,酒后代駕市場火爆的背后存在諸多亂象。徐師傅是一家汽修廠的修理工,中午和晚上兼職做代駕。根據網站上公布的聯系方式,記者以找代駕為名撥通了他的電話,徐師傅稱自己的收費相當便宜,市區內代駕無論遠近統一收費50元,這個價格只相當于正規代價公司的3公里起步價,而且還可以再商量。但他也明確表示,這樣的收費是沒有任何票據的?!皼]發票,萬一出了問題怎么維權? ”記者對此表示擔心。 “我跑代駕到現在還沒出過問題,即使出問題,車子不是都有保險嘛。 ”徐師傅輕描淡寫地說。
市場上各代駕機構在收費標準、服務規范、合同條款、代駕司機管理等方面各自為政,令廣大車主眼花繚亂、無從分辨。以招聘代駕司機為例,有的代駕公司要求代駕司機有5年以上安全駕齡、無犯罪記錄,并聯系交警部門對新招代駕司機進行技能測試,而有些代駕機構則僅要求代駕司機有3年駕齡即可。代駕司機是否技術過硬、熟悉路況、品行端正,多由代駕機構自定標準、自說自算。合肥酒后代駕聯盟旗下的暢行代駕服務有限公司經理楊景權戲稱,代駕行業屬于無準入門檻、無服務標準、無主管單位的“三無”行業。
“目前合肥市場上取得合法工商注冊的酒后代駕公司只有五六家,很多從事代駕業務的機構和個人屬于‘黑代駕’。 ”合肥臻誠代駕公司負責人檀先生告訴記者,正規代駕公司要承擔代駕司機的工資、培訓、保險等運行成本和一定的市場經營風險,“黑代駕”幾乎沒有成本,還常常到酒店門口低價“截單”,跟正規的代駕公司搶生意,攪亂了市場,損害了行業整體利益。臻誠代駕公司成立4個多月,每天只有20多單業務,仍處于虧損狀態;暢行代駕公司每天有80多單業務,業務量比過去翻了一番,但公司也只能保本運行。
出現糾紛難維權
作為新興行業,酒后代駕市場監管乏力、魚龍混雜的狀況,也在一定程度上損害了車主的利益,給車主維權帶來重重困難。
“第一次找酒后代駕服務就撞上了‘黑代駕’,車子在高架橋上超速被扣了3分,還罰了款。 ”某建材產品的銷售商孫先生說,上網查到違章記錄時距代駕已經有一段時間了,找代駕時沒簽合同、沒給發票,連代駕司機長什么樣也記不清了,只好自認倒霉。
“黑代駕”不簽合同,出事就跑,車主維權舉證困難,投訴無門。正規代駕公司雖然提供合同,但不少車主嫌麻煩,不愿簽,給日后維權埋下隱患。同時,市場上的酒后代駕合同多是代駕公司單方提供的格式化合同,車主沒有“討價還價”的余地,難以充分保障自身權益。
律師劉夕禮向記者解讀了兩個不同版本的酒后代駕協議文本,一份要求客人自行妥善保管車內財物,另一份則要求客人到達目的地后,確定車輛、財物無損并簽字,這對飲酒后的車主們來說多少有些難度。兩份協議都要求代駕車輛有交強險、車損險和第三者險,一旦出了事故,即便是代駕司機負全責,也需要走車主的保險流程,不足的部分,才由代駕公司填補。這意味著,本應由代駕公司承擔的風險很大一部分被轉嫁到了車主身上。劉律師打了個比方:打出租車時,司機違章發生事故顧客一點責任也沒有,現在請人代駕,開顧客的車,付的錢是打出租車的幾倍,出了事故反而要用顧客的保險來埋單,這樣的合同條款顯然有失公平。
收費糾紛也是酒后代駕行業的主要糾紛之一。 3公里起步價,不同的代駕機構和個人,有的收30元,有的收50元,走同樣一段路,有人要60元,換個代駕司機就可能要100元。由于物價部門對酒后代駕行業沒有制定統一的收費標準,車主維權無法可依。此外,酒后代駕行業看似與運管、交警、工商等部門都有關系,但是其“無準入門檻、無服務標準、無主管單位”,又很難有哪個部門可以起到真正的規范和監管作用。
酒后代駕行業剛剛起步就遭遇了信任危機,車主們既擔心撞上“黑代駕”,又怕出了問題維權困難,有些車主遇到需要飲酒的場合,寧可請熟人“救駕”,也不肯找代駕公司。
代駕行業待規范
專家認為,代駕行業是一個很有發展潛力的行業,它不僅能夠保護車主的生命財產安全,也避免了因交通肇事而危害他人的生命財產安全。一個有生命力的行業,需要得到關注和扶持。
“杭州市有180多萬輛私家車,全市每天的酒后代駕業務量有1000多單,合肥60多萬輛私家車卻只有100多單業務,酒后代駕的市場潛力巨大。 ”合肥酒后代駕聯盟負責人方向東曾到杭州調研取經,他認為,酒后代駕行業要順利接過車主手中的方向盤,把市場潛力轉化為現實,必須走規范發展之路,讓自身的服務“硬”起來。
合肥酒后代駕聯盟要求旗下的暢行代駕公司交納30萬元的風險保證金,車主遇到糾紛時,可以通過“35114”平臺向蜀山區商務局反映,也可以撥打聯盟電話投訴維權,對代駕公司起到了很好的約束和規范作用。聯盟成立以來,實現了“零投訴、零違章和零事故”。肥東縣商務部門前來考察取經后,也參考這些做法,牽頭成立了酒后代駕聯盟。
“聯盟自律的力量畢竟是有限的,酒后代駕行業要真正規范發展,還是要依靠政府出面‘抬高’準入門檻,定立統一的行業收費標準、服務規范,把達不到要求的‘黑代駕’和濫竽充數者清理出局,提升行業的整體形象和公信力。 ”暢行代駕公司經理楊景權說,人們打出租車從來不簽合同,卻不擔心財物失竊、上當受騙,主要還是政府把規則定好了,強制出租車司機必須遵守,否則客人投訴到運管處就可能砸了飯碗。而酒后代駕行業之所以亂象頻生、缺少互信,缺少的恰恰就是強制性的統一行業規范。代駕司機吳師傅則希望,行業規范不僅約束代駕方,還要對車主的行為加以規范。吳師傅在代駕過程中,常常遭遇車主臨時“悔單”,空跑一趟,有時一晚連一單生意也做不成。
劉夕禮律師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,酒后代駕不僅是把酒后的車主送回家,還要保障車主在路途中的人身、財產安全及車輛安全,政府應當盡快出臺措施,明確酒后代駕雙方的權利和義務,填補代駕行業在收費、安全、管理等方面的監管空白。 “出了事故‘自己賠自己’的行業規則肯定會嚇跑很多有代駕需求的車主,不妨學習國外做法,由政府牽頭與保險公司協調設立專門的‘代駕險’,代駕期間發生的事故通過‘代駕險’理賠,不足部分由代駕公司承擔。 ”
上一條:夏末北京酒后代駕市場為何反應平淡 下一條:代駕服務行業將有準入門檻
福彩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30选5开奖结果双今天 浙江20选5走势图 澳洲幸运八开奖结果 nba得分榜 电子基盘手机版下载 三肖必中特马内部公开 北京pk10赛车计划 22选5今晚开奖号码是多少 上海天天彩选4第320期开奖号码 九游棋牌安卓版